行業資訊
您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紅色淵源深厚的中國地礦事業
時間:2021-07-05點擊量:7次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劉連和

    從1921年到2021年,中國共產黨走過了整整一百年的歷程。一百年來,黨領導中國人民經過艱難、曲折、復雜、慘烈的斗爭,推翻了三座大山,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使國家面貌、人民精神都發生了中華民族有史以來最偉大、最深刻的變化。我國地質礦產的百年歷程,同樣與黨的發展壯大息息相關,與黨的厚愛關懷息息相關。

0.jpg

    安源煤礦內重要文物保護設施——總平巷

    一、礦業為中國共產黨的發展壯大作出不朽貢獻

    (一)安源煤礦是中國工人運動的重要發源地。

    江西安源煤礦創辦于1898年,毛澤東曾8次到此。1921年10月,為貫徹黨的一大決議,他深入礦井,與煤礦工人促膝攀談,宣傳黨的奮斗目標,動員大家團結起來,推翻窮苦大眾頭上的“大山”。1922年,他第3次到安源,組織大罷工,取得全國第一次工人運動高潮中唯一一次勝利。1927年秋,他第7次到安源,主持召開了著名的“秋收起義軍事會議(即安源會議)”,部署湘贛邊界秋收起義,宣布成立中國工農革命軍第一軍第一師并進攻長沙。時隔3年后的秋天,他第8次到安源,和朱德率領中國工農紅軍在此休整,幫助建立安源市蘇維埃政府。在他的號召下,“跟著毛委員當紅軍”成為當時安源工人的迫切愿望,148名礦工組建成工農紅軍第一個工兵連,為中國革命的勝利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從安源礦井里走出了楊得志、蕭勁光、吳烈、吳運鐸、熊飛等國家和軍隊的領導干部。歷史選擇了安源,安源書寫出了輝煌的歷史。

    (二)贛南鎢礦為臨時中央政府探索積累礦業經營管理政策經驗。

    1931年11月,中國共產黨在瑞金建立了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全國性工農民主政權——中華蘇維埃共和國,開創了土地革命戰爭新局面。新政權克服種種困難,創辦發展自己的工業,開辦煤、鐵、硫磺等采礦場,為打破敵人“圍剿”提供了有力的物質保障。

    始采于清末民初的贛南鎢礦,成為中國共產黨創建的第一家“國有礦山企業”。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被迫率領紅四軍主力離開井岡山。轉戰贛南途中,見到礦井星羅棋布、鎢砂晶瑩閃亮,大家為之歡呼喝彩。中國共產黨扭轉長期被動局面后,抓住時機,鞏固擴大贛南革命根據地。中共贛南特委把工作中心轉到鎢礦主要產地,積蓄奪礦力量。1930年三四月間,毛澤東以當地礦工和農民為主體,組建了紅二十六縱隊和紅二十二縱隊;親自調研撰寫編印《仁風山及其附近》小冊子,指示要以礦山為重點、以礦工為骨干,形成星火燎原之勢,最終實現全境赤化。1930年12月起,中央蘇區控制了大部分贛南鎢礦資源。1932年2月,毛澤東核準時任國家銀行行長毛澤民一手創建了中華鎢礦公司。1933年,該公司所屬公營鎢礦開采、合作社收購的鎢砂總量比1932年增加近4倍。贛南鎢礦為臨時中央政府探索積累了礦業經營管理的政策經驗,也為蘇區增強了財政實力。

    (三)“紅井”是中國共產黨不忘初心勤政為民的歷史見證。

    在江西沙洲壩,毛澤東親自為老百姓挖水井的故事婦孺皆曉。“紅井”旁“吃水不忘挖井人,時刻想念毛主席”的紀念碑文,映照出黨和紅軍與群眾心心相印的優良作風。其實,與毛澤東息息相關的還有兩口井。

    一口是距江西永新縣城39千米的三灣村的“紅雙井”。1927年9月,毛澤東從文家市轉兵,率秋收起義部隊住進三灣村。次日上午,他發現當地井小人多,水質渾濁不堪,部隊駐扎后村民用水更加困難。當天傍晚,他就帶領戰士下井清淤,緊挨著老井挖了一口新井,并規定部隊只能飲用右邊的井水,左邊的要留給老百姓。后來,村民們稱之為“紅雙井”。就是在三灣水井不遠處,毛澤東完成了著名的“三灣改編”。

    另一口也叫“紅井”。1932年10月,受“左”傾錯誤的打擊,毛澤東被撤銷紅一方面軍總政委職務,到福建長汀療養。駐地山腰有口年代久遠的水井,他每天早上都和周邊群眾一起從井里取水洗臉、洗衣服。發現井水渾濁不堪時,他當天就帶著警衛員下井清理,使老井煥然一新,群眾遂取名“紅井”。山下來取水的群眾越來越多,毛澤東常在老古井旁了解社情民意,據此起草了著名的《關心群眾生活,注意工作方法》。1962年,毛澤東特意向時任福建省委書記葉飛打聽長汀老古井現在還有沒有水,葉飛回答:不但有水,而且周圍群眾還在使用這口井。毛澤東聽后欣慰地笑了。

    (四)延長油礦為敵后抗日作出重要貢獻。

    1935年4月,陜北紅軍解放了延長油礦。中國共產黨領導的陜甘寧邊區,組織開發了延長七里村油田。1939年至1946年,延長油礦共產原油3155噸,加工生產汽油164噸、煤油5120噸,為邊區政府提供了汽油、煤油、柴油、機油、蠟燭等產品,有力地鼓舞和支持了敵后抗日斗爭。1938年,侵華日軍占領了中國大片領土,石油進口通道幾乎被斷絕,開發國內石油的呼聲日高,國民黨政府資源委員會致函商借延長油礦鉆機,周恩來當即同意支持。1939年3月,鉆機運抵老君廟開鉆,第一口井鉆遇油層,日產原油1噸多;之后的4號井發生井噴,發現了玉門油田的主油層。1940年9月,玉門油礦成為當時中國最大的油田,也是世界上開發最早的非海相油田之一。

    (五)延安時期采礦業曾是“中央第一財政”。

    1939年,中央決定創辦延安自然科學院(北京理工大學前身),大學部設物理、化學、生物和地礦4個系,高度注重地礦人才培養。中央軍委軍事工業局設立第一科,專司地質采礦。陜甘寧邊區政府設立建設廳工礦科,負責地質、采礦及安全等工作。陜甘寧邊區地質礦冶學會成立,組織開展首次大面積地質礦產調查,確定延長、永坪的找油層位,還找到焦煤、鐵礦、耐火粘土、熔劑灰巖、硅石等礦產資源。1941年,中央軍委軍事工業局派專家開展地質調查,施工5口井,其中2口井自噴,1口井產氣,1口井發現稠油,極大地緩解了用油壓力。后來,專家又在延安、延川等新區打出了較好的油流,不僅能滿足陜甘寧邊區的全部需求而且有余。1945年春,陜甘寧邊區政府在瓦窯堡建成日產1噸的“西北鐵廠”。

    三邊鹽礦的勘查開發,解決了200多萬軍民的食鹽問題,還向邊區政府繳稅3000余萬元,對邊區政府的貢獻最高達到90%。毛澤東稱贊道:“定(邊)鹽(池)是邊區的經濟命脈,是中央第一財政。”

    二、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對地礦工作的關懷

    新中國成立伊始,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等老一輩革命家對地礦事業十分重視,他們的足跡幾乎踏遍了當時的油田礦山、鋼鐵廠、冶煉廠、水泥廠等,地礦事業呈現第一個黃金時代。

    (一)“開發礦業”是黨賦予地礦工作者的神圣使命。

    1950年2月17日,毛澤東在蘇聯為留學生任湘題寫“開發礦業”,這幾個字至今仍然是地礦人的精神動力。1952年8月7日,他親自簽發地質部長李四光的任命書。1953年7月,他在聽取地質工作匯報時,深情地贊譽“你們更像軍隊”,指出“普查是戰役,勘探是戰術,區域調查是戰略”。1954年,我國首次在廣西發現鈾礦。1955年1月15日,毛澤東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劉少奇、周恩來、朱德、陳云、彭真、彭德懷、鄧小平、李富春、薄一波等領導出席,聽取李四光、劉杰、錢三強的匯報,研究我國發展原子能事業問題。毛澤東十分高興地說:“這是決定命運的。”“我們國家,現在已經知道有鈾礦,進一步勘探一定會找出更多的鈾來。”“我們只要有人,又有資源,什么奇跡都可以創造出來!”經過不到10年的拼搏,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的成功爆炸,震驚世人。

    1956年初,毛澤東主席聽取地質部及相關部門工作匯報時說:“地質部是地下情況偵察部。地質工作搞不好,一馬擋路,萬馬不能前行。地質工作要提早一個五年計劃,一個十年計劃,準備好礦產資源。礦山保護、綜合利用很重要,要注意。”4月25日,地質部先進生產者代表會議在北京召開。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朱德等黨和國家領導人在中南海接見了全體會議代表。1958年4月28日,毛澤東在廣州聽取地質部工作匯報時指出,地質部要打破洋框框,發動群眾報礦。9月15日,毛澤東視察大冶鐵礦,留下了手握鐵礦石標本的珍貴照片。

    1962年3月,毛澤東、周恩來、陳毅、鄧小平等接見全國地質局長會議代表。1964年元旦,毛澤東聽到李四光匯報的石油地質工作新進展后,高興地說:“你們兩家(指地質部和石油工業部)都有很大的功勞!”

    (二)“地質工作者是社會主義建設的開路先鋒”。

    1952年,中央批準成立北京地質勘探學院。1957年5月17日,劉少奇在中南海接見了該院暑期畢業生代表,勉勵他們向革命先輩學習,在野外艱苦的實踐中成長。

    為紀念劉少奇接見北地畢業生代表30周年,1987年5月16日,鄧穎超、烏蘭夫等中央領導,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北京和武漢地院應屆畢業生、原北地1957年畢業生,北大地質系、科大研究生院以及長春、成都、西安、河北4所地院的應屆畢業生代表。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對地質大學生的關懷和希望,激勵著一代代地質人為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而無私奉獻。

    1949年5月,劉少奇視察開灤煤礦,代表中共中央妥善解決了該礦遇到的嚴重經濟困難,提出了保護和促進生產力發展的戰略思想,要求必須全心全意依靠工人階級,聯合民族資產階級,共同發展生產力。1958年9月,劉少奇與周恩來一同視察開灤煤礦井下水采工藝,全國礦業工作者深受鼓舞。

    (三)為地礦事業發展奠定堅實基礎。

    1948年至新中國成立初期,黨中央希望旅居國外的李四光回國參加新中國建設。1949年4月,周恩來指示郭沫若寫信,請李四光早日回國。9月,身在國外的李四光被推選為全國政協委員,10月被任命為中國科學院副院長。11月15日,周恩來親自給相關駐外機構負責人寫信,囑咐他們保護李四光安全回國。1950年3月初,李四光和夫人輾轉到達香港,周恩來專門委托葉劍英派人護送李四光。5月6日,李四光和夫人抵京的第二天,周恩來即到住地看望他們,并希望李四光協助郭沫若做好自然科學方面的工作,還要把組織全國地質工作者為國家建設服務的責任擔負起來。李四光隨即草擬了組織全國地質工作的征求意見信,提出成立中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會、礦產地質勘探局、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和地質研究所的方案意見,很快得到了政務院的通過和任命。

    1952年初,周恩來、陳云領導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發展國民經濟的第一個五年計劃草案(1953~1957年)》,并訪蘇商談蘇聯援助問題。但由于地礦資料不完全,許多項目和設計遲遲達不成談判協議。8月7日,在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第十七次會議上,周恩來關于成立地質部的“說明”只有極為簡短的一句話:“關于地質勘查的重要性,想大家已很知道,故成立了地質部。”當時,地質工作程度的薄弱直接影響到經濟建設的發展,中央對地質勘查工作進展情況的檢查指導是以月甚至以周為周期進行的。到“一五”末期,地質工作者探明了74種礦產的儲量。有多種礦產的探明儲量躍居世界前列,其中鐵礦探明儲量56億噸,為國家計劃探明儲量的兩倍多,不僅解決了“一五”“等米下鍋”的燃眉之急,還為“二五”計劃建設的8個大中型鋼鐵廠提供了資源保證。

    1950年4月,燃料工業部召開第一次全國石油工業會議,主攻石油勘探,但后續進展并不順利。年底,毛澤東和周恩來就此垂詢李四光,李四光做出了肯定的回答。周恩來說:“地質部長很樂觀,對我們說,石油地下儲藏量很大,很有希望,我們很擁護他的意見,現在需要去工作。”1954年12月,國務院決定,地質部、中國科學院也要分別擔負石油天然氣的普查和科學研究工作。經過幾個部門的共同奮戰,到“二五”末,大慶、華北、江漢等油田相繼被發現。1963年,全國原油產量達到648萬噸,周恩來在第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四次會議上莊嚴宣告,中國石油基本自給。這一輝煌成就令世人矚目。

    1958年2月,周恩來帶隊到三峽考察。在實地深入比較研究后,他決定將勘查、設計重點從南津關轉到三斗坪,為今日三峽大壩工程選址奠定了決策基礎。在三斗坪考察時,周恩來仔細察看了巖芯,提出帶一節回去向毛澤東匯報,并按規定在木板標簽上記上:“周恩來取走巖芯一塊。1958年3月1日。”

    1966年3月,邢臺發生兩次強烈地震,周恩來多次召開會議研究,兩次親臨災區部署抗震救災和預測預報工作。李四光深受感動,不顧年邁重病,也親臨震區考察,將地震預測預報工作向前推進了一大步。周恩來請李四光發表意見,李四光認為,邢臺再次強震的可能性已經不大,但不能忽視深縣、滄州、河間等地發生地震的可能性。1967年3月,河間地區發生6.3級地震,證實了李四光的推測。1967年10月20日,李四光在國家科委地震辦公室研究地下水觀測的會上提出:“應向灤縣、遷安地區做些觀測,如果這些地區地應力活動加強的話,那就很難排除大地震的發生。”1976年7月28日,唐山發生7.8級大地震,再次驗證了他的論斷。

    1968年的一個深夜,李四光接到緊急會議通知,趕到會場時已近凌晨兩點。會上正在研究,北京附近小震突然平靜,一些動物表現驚恐不安,提出當天清晨7時,北京將要發生7級地震,請國務院批準立即通知居民疏散到室外。周恩來詢問李四光的意見,他回答道,北京附近各地應力觀測站都沒有記錄到異常,今晚不一定要發警報,但要密切注意觀察。周恩來同意不發警報,在國務院辦公室一直等到平靜的黎明來臨。李四光這一夜也沒有合眼,他的判斷又一次被證實。

    1969年7月18日,渤海發生地震后,周恩來召集會議宣布,中央決定成立地震工作領導小組,李四光任組長。中國地震預報科學路上,邢臺地震成為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1973年,周恩來在一次中央工作會議上指示,要在《第四個五年國民經濟計劃綱要(修正草案)》中專門加上“要大力加強地質工作”這段文字。6月,他在一次中央專委會上向國家基建委員會主任谷牧表示,水文地質、工程地質工作是國民經濟建設的先行步驟。遵照周恩來的指示,谷牧召集有關部門和專家研究加強水文地質工作的方案,國家建委向國務院、中央軍委寫了《關于組建水文地質普查部隊的請示報告》,周恩來作出4條批示,要求這支基建工程兵部隊盡快掌握從事水文地質普查工作的業務技術。

    1975年,周恩來委托王震親自過問并領導黃金地質工作,使我國成為年產超百噸的黃金生產大國。

    在周恩來的總理生涯中,他到過的地震等災害現場、油田、礦山、冶煉廠、水泥廠、水庫等不計其數。例如,僅一個唐山市就不少于5次。

    新中國成立時,地質技術人員只200多人,探礦鉆機僅有14臺,可利用的礦產只有15種,前30年的鉆探進尺累計只有17萬米,有探明儲量的礦種寥寥無幾。

    1953年~1978年的25年間,我國主要礦產探明儲量和礦產品產量大幅增長。截至1978年底,我國累計發現并有探明儲量的礦產達131種。1978年,原煤產量達6億多噸,比1949年增加18倍;原油10405萬噸,增加866倍;鐵礦石1.1億多噸,增加198倍;10種有色金屬增加72倍;黃金增加近4倍;化肥增加1447倍;原鹽增加5.5倍。今天在產的一些大型礦山中,絕大多數都是這個時期建設和發展起來的。

    (作者系自然資源部咨詢研究中心咨詢委員、原國土資源部礦產開發管理司司長)

    網站編輯:宮莉

田宫梨香